《龙之纪元起源之觉醒》世界篇

《龙之纪元起源之觉醒》世界篇
世界篇AmaranthineAmaranthine阿玛伦丁的臭味随风吹到迂回的Ferelden佛瑞登东北岸,Waking Sea苏醒之海以它的脾气闻名,来自北面较暖水流刮起很突然和严酷的风暴。在这股乱流的水域中是Amaranthine这城市,以前曾是一个渔村,现在成为了一个重要和兴旺的港口城市,也是Ferelden北面的贸易中心。艰难和逆境,就像Waking Sea风暴带起的风浪,多次冲击Amaranthine,却也只在她的城墙上被撞散。 Amaranthine的人民撑过了Orlesian奥尼斯人的入侵,然后他们的离去。他们只知道一件事:城市永远会见证Fereldan人民的力量和坚定不移。BlackmarshBlackmarsh黑沼泽是一个阴沉荒芜的地方,所有经过树林间的人都被一股压抑的恐惧感所困扰,没有东西在沼泽中活动,因为连鸟和野兽也感觉到空气中的不对劲,不敢停留得太近。 Blackmarsh并非一直如此的,很多年前,这里有一条村落,住满了人。小船和大船每日来到小港口,跟着有一天一切都消失了。几个勇敢的人走入沼泽去找寻村民的下落,却发现被烧毁的废墟,没有任何生命踪迹。多年过去,有人见到在沼泽中有奇怪的生物和怪异的光芒,令人相信Blackmarsh已撞鬼了,而那些珍惜生命的人都不敢走近。Dragonbone Wastes在Thedas狄达斯的南面,座落于高耸不祥的山脉,据说是一个龙来到这里死去的地方。严酷的荒野环境下,一条龙在她最后的日子终于躺下来,让无情的寒冷将她带走。 Tevinter达云他帝国相信这些传说,并幻想这些伟大古老野兽的骸骨注满了力量,可让他们得到的力量。所以他们想找出这个传说中的地方,当他们发现后,并看见这些古代的骨头叠着骨头,就将这地方名为Drakes Fall龙之墓地。KalHirolDwarven矮人城堡KalHirol加希路城很久以来就是工匠阶级的训练中心,Paragon Hirol就是在它的工场内将他著名的golem石头人改善得更坚强和有力量,Hirol的得意门生亦在那里研发出储存精炼lyrium的方法,直到今时今日仍在使用。这些突破令KalHirol更为兴旺,据说它的通道闪出金和银。不过KalHirol的陷落却被一个谜所遮盖,只知道城堡的精英有一天出现在Orzammar奥森马城的大门前,筋疲力尽,更为了失去家园而感到绝望。Knotwood Hills在Amaranthine阿玛伦丁的西面是一个名为Knotwood Hills结木山的地方,因为在那里充满了多节的枯树。原因不明,这片荒芜的山脉不识合人居住,特别是和Amaranthine其余丰产的农地成一强烈对比。 Knotwood Hills峭壁的激烈岩石在这么多年来拿走不少人的生命,也有传闻说在平稳的地面上会忽然出现一些洞穴,谣传说有一部份的Deep Roads深路就在这山脉下面,而这些古老的隧道结构也开始退化。也没有人会这样勇敢,或说这样愚蠢去调查出真相。Vigils KeepAmaranthine阿玛伦丁是第一个Fereldan佛瑞登地方被Orlesian奥尼斯所占据,当这个海港城市燃烧起来时,它的统治家族Howes贺尔逃到郊区,向入侵者发动了长达几个世代的游击战。无论Orlesians列出了多少钱的赏金,他们也无法干掉狡猾的Howes和不断增加的支持者。 Howes选择了古老的Vigils Keep维焦堡作为他们的基地,将整个叛党隐藏在"Vigil"底下的储物室和山洞内,就在他们的敌人鼻底。当Orlesians最终被驱逐,也是Vigils Keep最先再次举起Amaranthine的旗帜,为胜利而欢呼。 Vigils Keep成为了Howes新的家,不过多年忠心于国家,Arl Rendon Howe的野心却导致他的死亡和家族的衰落。现在Vigils Keep和Amaranthine地区已归于Grey Wardens灰色保卫者所管辖,Vigil的墙壁亦自Avvar野蛮人之后重新修好,狮头鹰旗帜只是最近挂起,究竟保卫者的旗可以飞扬多久呢?Wending WoodsWending Wood行走树林是一个树木满布的斜坡地区,绿草如茵,被一条称为Pilgrims Path朝圣之路的贸易要道所分开,以虔诚的Andraste安达迪信徒前往Amaranthine阿玛伦丁而命名,他们也在树林内散布古老的神器去敬重Andraste和Maker创造者。几十年以来,这树林都以其美丽和平静而闻名,不过在近月来事情有所改变,一个Dalish达利许精灵族在树林内设置营地,他们接近人类村庄令很多人感到不满。更坏的是,darkspawn黑暗兵团也在树林内出没,看来是为了一些恶毒的目的。现在Amaranthine的人也只能祈祷这些麻烦快些远离Wending Wood。